克隆孔的宮殿位於吉安雅區右邊,西元1639 年,爪哇島的瑪塔蘭Mataram王朝入侵巴里島,巴里島將皇宮遷至克隆孔(Klungkung) ,十七世紀初為巴厘島的行政中心(行政院與司法院的共和體)。當時統治者是Dewa Agung(迪哇阿貢),開始巴里島的『銀色時代』;其後在 Dewa Agung 的威權漸弱時,產生了十二個小公國, 其中存留到近代的有八個。

clock-40 滯留時間預估:
40~80 分鐘
dis_09dis_01

klungkung_palac04

克隆孔的宮殿為正方形,每邊約150米,該宮殿佈局為一個大廣場,被認為是曼陀羅的形式,有庭院、園林、亭台和護城河。
該建築群有時被稱為塔曼吉利(島花園)。最原始的宮殿在1908年荷蘭入侵以後攻擊被毀壞; 在廣場南側的門,是宮殿最古老的遺蹟-您可以仔細看看它的雕刻。有兩個重要的建築經過修復而恢復,包括宮殿建築群的遺蹟,其中之一改成Semarajaya博物館。

klungkung_palac05

Kertha GOSA宮

在17世紀到18世紀時,各種法案或是儀式都在此宮殿進行,位於宮殿東北角,凡是不能在村裡解決的糾紛和案件,最終會被帶到這裡解決(類似於最高法院)。其實巴里島每個村落都有一個開放式的殿堂,專門處理所有村里的祭祀或大小案件。

Kertha GOSA宮的天花板有非常精美的繪畫,這些畫很可能是在十九世紀中期完成的,然後在20世紀分別替換已經惡化布畫。天花板的繪畫敘述幾個主題。以最簡單的方式表達巴厘島的歷史與神話故事,第一個畫是敘述一個叫Tantri女孩夜夜織出一個不同的故事。

klungkung_palac02
接下來的畫作是敘述比馬(Bima)在來世的旅途中,看到惡人在地獄中的處罰,他見證這些地獄的煎熬。可怕的折磨中可清楚看出地獄裡的事,但它也有懲罰與罪不同的解釋。

面板的第四行描述了金翅鳥為神的故事(神話中的人鳥),而第五行顯示了巴厘占星術的日曆事件,場景預測巴里島地震的徵兆。接下來的三個行返回比馬(Bima),這一次描繪他在天堂旅行的故事。

klungkung_palac06

Bale Kambang(又名浮亭)

它的天花板畫再次繪畫不同的故事。第一行是基於占星術日曆,第二行是男子Brayut和18名兒童的民間故事。

klungkung_palac03

Semarajaya 博物館

該博物館有考古物品等展示。有紡織品(銀或金線織布)和棕櫚甜酒(棕櫚酒)和棕櫚糖提取的商品。千萬不要錯過1908年的puputan儀式遺物(爭取對敵人的死亡),
還有一些王室的的老照片。另外還有古代巴里島製鹽的展覽讓你感受到以前巴里島人的辛苦。

血淚歷史

1904年荷蘭船隻在Sanur觸礁又被巴里島人所掠奪。

於是1906年荷蘭軍艦借機攻佔了沙努爾港,荷蘭軍隊只用5天時間就打到登巴薩Denpasar近郊。
巴里島的皇族和宗教領袖毅然決戰到底也死不投降,他們首先焚毀了皇宮,然後穿戴珠寶首飾,帶著黃金刀劍,率領皇族和僧侶,迎戰擁有現代化武器的荷蘭人。

 

 

荷蘭人要求巴里人投降,但巴里人卻向荷蘭軍隊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,直到戰死沙場。結果Badung 酋長與族人在荷軍之前自殺, 這種國王戰死殺場的Puputan 儀式接二連三發生,此時期所攝之照片真是另人觸目心驚,近4千巴里人在這次戰鬥中陣亡。荷軍接著進攻塔巴南和克隆孔, Dewa Agung國王一樣在Puputan儀式中自殺。(登巴薩市政廣場的紀念碑即是紀念此事件)

ngubuh-kucit

1908年巴里王朝正式滅亡。自殺事件經新聞傳到歐洲後引發震動,迫使殖民者實行較人道的統治。荷蘭的國旗插遍了全印度尼西亞和巴里島,巴里島也成為荷屬東印度群島的一部分。荷蘭人統治了巴里島34年,荷蘭人統治巴里島期間,在普通人看來與原來的統治並沒有多大區別。最重要的措施是保護當地農夫不受外來民族的侵害,並維護當地文化原貌,荷蘭同時也開始巴里島的觀光事業。